重要公告:
郑州发布网,实时更新最新资讯。
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> 正文

山东老兵亲述抗美援朝革命经历: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
2020-10-23 18:16:33

  中新网济南10月23日电 题:山东老兵亲述抗美援朝革命经历: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

  作者 赵晓

  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。保和平,卫祖国,就是保家乡……”讲起70年前与战友们高唱战歌、奔赴朝鲜战场的画面,山东老兵李福亭至今记忆犹新。如今耄耋之年的他,15岁便参军入伍,先后在胶东保卫战、潍县战役、济南战役、淮海战役中屡立战功。而抗美援朝战场上的那段峥嵘岁月,是李福亭戎马生涯里最为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如今耄耋之年的李福亭,15岁便参军入伍。图为年轻时的李福亭。 受访者供图 摄
如今耄耋之年的李福亭,15岁便参军入伍。图为年轻时的李福亭。 受访者供图 摄

  记者23日来到李福亭的家中采访时,他正戴着老花眼镜端坐屋内读报。虽已92岁高龄,但身体健朗,说起话来嗓音洪亮,讲起过去的经历和故事,眼睛神采奕奕。由于在援朝战场负伤,导致听力受损,老人在与人交流时,习惯性把耳朵贴近,全神贯注倾听。

李福亭先后在胶东保卫战、潍县战役、济南战役、淮海战役中屡立战功。 赵晓 摄
李福亭先后在胶东保卫战、潍县战役、济南战役、淮海战役中屡立战功。 赵晓 摄

  提起奔赴抗美援朝前线的时间,李福亭记得很清楚,是在1950年那个寒冷的11月。他回忆说,原本因为在济南战役中腿部受伤,自己可以被定为二等伤残军人,不用到朝鲜参战,但他放弃了伤残评定。“当时美国侵略朝鲜,战火越过鸭绿江,就是中国东北。关系到国家安危,没什么困难不能克服。”

图为李福亭戴着老花眼镜端坐在屋内读报。 赵晓 摄
图为李福亭戴着老花眼镜端坐在屋内读报。 赵晓 摄

  抚摸着身上的军装和胸前的纪念章,李福亭说,身在那个时代,不仅他能做到,换了别人,也会选择用生命保家卫国。“过鸭绿江踏入朝鲜,就没想过回来。”由于既当过炮兵,又会开车,李福亭在朝鲜志愿军炮兵403团当汽车连连长,主要负责运伤员、送炮弹。

  “朝鲜的冬天天寒地冻,气温零下三四十度,都能把耳朵、鼻子冻掉了。”李福亭告诉记者,当时朝鲜的很多山头都挖有防护洞,虽然空气流通不好,但冬暖夏凉,为了取暖,他们常常把车开到洞里,吃睡都在车上,捡到降落伞等有布的材料,都要剪缝成衣服,穿在身上保暖。

图为李福亭在家中翻阅老照片,回忆战场上的峥嵘岁月。 赵晓 摄
图为李福亭在家中翻阅老照片,回忆战场上的峥嵘岁月。 赵晓 摄

  令李福亭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战役是上甘岭战役,消耗的炮弹多,伤员也多。他和战友往返于朝鲜与中国丹东间,把伤员送过去救治,再把炮弹拉回来,一路“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”。李福亭随口仍能背出当时和战友们总结的开汽车躲照明弹的“顺口溜”,“照明弹在头上照,加大油门向前跑;照明弹在前面照,挡风玻璃要拿掉,随时把车子隐蔽好。”

图为李福亭家中摆放的老照片,照片中的李福亭胸前戴有许多奖章和纪念章。 赵晓 摄
图为李福亭家中摆放的老照片,照片中的李福亭胸前戴有许多奖章和纪念章。 赵晓 摄

  在朝鲜打仗的三年时间,李福亭还学会了朝鲜语,像同志、老大爷、老大娘、汽车等常用语,他至今都能准确发音。“我们那时每个连都配有一个朝鲜族翻译,跟翻译学了不少朝鲜话。翻山越岭时遇到不熟悉的路段,自己下车就能向当地人问路。”

图为李福亭被颁发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。 赵晓 摄
图为李福亭被颁发“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”纪念章。 赵晓 摄

  关于抗美援朝的经历,李福亭最不愿提起的就是那些牺牲的战友,每每提起,都摆手叫停。“有的伤员抬上车时还有呼吸,送到丹东后却没有再醒来。流血与牺牲时刻在发生,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福。”一次战役中,李福亭在排除定时炸弹时被炸聋,到现在也没能彻底治愈。

  从1945年参军到1953年打完抗美援朝战役,李福亭先后3次负伤、8次立功,包括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2次、三等功5次。“党和国家始终没有忘记革命战士,给了我们很多荣誉。”李福亭说,现在能盼到和平的日子,见证国家变强大,他感到很知足。他也教育子女们,要怀一颗感恩的心,脚踏实地做人做事,不管在什么岗位上,把本职工作做好了,就是对国家和社会有贡献。(完)

【编辑:周驰】

分享到: